当前位置:民间故事 > > 猴王

猴王

作者:鬼故事大全 发布时间:2018-06-01 21:39:12 浏览数:

明朝天启七年,熹宗突然驾崩,思宗即位。一时间,朝野上下,人心惶惶。

京城九门提督袁玉喜更是如坐针毡。屋漏偏遇连阴雨,这些天,京城里连连出现怪事,让他这个九门提督应接不暇。原来近来京城达官显贵家中连连发生失窃事件,盗贼不是什么江洋大盗,而是一群毛猴。袁玉喜什么场合没见过,抓大盗、抓刺客那是手到擒来,可是遇上毛猴,袁玉喜就像是隔着靴子抓跳蚤,有劲没处使。那些猴子能飞檐走壁,能爬树蹿房,你就是拿出弓,还没等你搭上箭,那猴子早没影了。

昨天,九千岁魏忠贤的手下来到提督衙门,说九千岁准备献给思宗皇帝的一颗夜明珠被一只猴子抢了去,限袁玉喜三天内破案,将那作案的猴子枭首示众,剁成肉酱。三天?老天爷,就是三十天也难破案呀!袁玉喜不知如何是好。可他明白,九千岁魏忠贤的话就是当今的圣旨,此案破不了,轻者摘下官帽,重者找你个茬儿就能杀了你全家。

袁玉喜在书房内来回踱步,急得抓耳搔腮,苦苦思索,可就是想不出抓猴子的好办法。正在这时,管家袁宝悄悄推门进来,袁玉喜一愣,问:“有消息?”

袁宝点点头,迟迟疑疑地张开嘴说:“老爷,有三公子的消息了。”

袁玉喜一听,心头的火“腾”地蹿起,骂道:“我袁家没有这个畜生!”

“可是,三公子已经来了。”

“不见!让他滚!”

袁玉喜的话还没落音,一个个头矮小的人飞快地闪进来,一下子跪在袁玉喜的面前:“爹,孩儿给您老磕头!”

袁玉喜低头一看,果然是自己那不争气的三儿子袁明哲。虽然他已经离家7年了,可是一切没变,仍然是一副单薄身材,一张娃娃脸。

袁玉喜不由回想起这个孩子。袁明哲自出生后就不招人喜爱,一是他长得其貌不扬,活脱脱像昆剧《十五贯》里的娄阿鼠;二是他身材奇矮,总也长不高;三是这孩子不爱读书,只知在外面和市井上的无赖混。七年前他刚十二岁,在和一个走江湖的马戏班子戏耍时被魏忠贤的手下撞见,那帮人拿他取笑,没想到他竟和那帮人打了起来。等袁玉喜得到消息,魏忠贤的手下已经找上门来。袁玉喜无奈,只能赔着笑脸,又拿出二百两银子,才了结了这件事。等魏忠贤的手下走后,袁玉喜要袁宝去找袁明哲,可他已经偷了家中的银两,随着那马戏班子跑了。

七年了,袁明哲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袁玉喜早以为他不在人世了,没想到现在他又回来了,他要干什么?

袁明哲跪在地上,重重地磕了三个头,然后说:“爹,孩儿此生不能在您老面前尽孝,等下辈子吧!孩儿只是想对您老说一句话:新皇临驾,国之大幸,这也是除掉奸佞魏贼的大好时机。望爹爹以社稷为重,仗义执言……”

“放肆!”袁玉喜怒斥道:“你有何资格如此说话?实话告诉你:自你自甘暴弃,堕入戏子行列,你就不再是袁家的子孙!你不仅生不能入我袁家门,就是死后也不能入我袁家祖坟。你走吧,好自为之,不要再招惹是非,我就谢天谢地了!”说罢,转身让袁宝取二百两银子给袁明哲。

袁明哲“呼”地站起,愤愤地说:“爹既然不认我,我也无话可说。我虽不是七尺伟岸男儿,但我终归是个男人,我不会要你财物的。只是不能当面给娘跪下磕个头,终生遗憾啊!”说着,他又跪下,冲后院方向重重地磕了三个头,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老三回来的事,袁玉喜回后院也没有对夫人提起。他现在的首要大事是要赶紧将那盗走九千岁夜明珠的猴子抓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这一日午后,疲惫不堪的袁玉喜正想小憩一会儿,突然,袁宝急急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老爷,九千岁来了!”

袁玉喜一下子站了起来,通身的汗“刷”地就冒了出来。他想,今天是魏忠贤限定破案的第四天,看来他是问罪来了。罢罢罢,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于是他硬着头皮出来接待。

魏忠贤大模大样地往椅子上一坐,冷冷地问:“袁提督,那猴子盗夜明珠一案破了吗?”

袁玉喜一个劲地作揖,回道:“下官正抓紧进行。”

魏忠贤冷笑一声,说:“要是等到你破案,恐怕黄花菜都凉了吧?”

“九千岁恕罪,下官失职!下官失职!”

魏忠贤抿了一口茶,淡淡地说:“你一个京城九门提督,白白吃国家俸禄,还不如我手下的五虎五彪十狗呢。”

袁玉喜怔怔地不知说什么好。人人都知道,魏忠贤手下那些虎、彪、狗,可是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的。

魏忠贤将茶杯重重地在桌上一蹾,说:“你九门提督没办法,我却已经把那贼猴子抓到了。”

魏忠贤冲手下一呶嘴,立即就有人将一个大铁笼子抬了进来。袁玉喜一看,里面果真有一只硕大的猴子,于是对魏忠贤拱手祝贺道:“九千岁圣明!”

魏忠贤一笑,说:“袁提督,今儿还遇到一件奇事儿,想听听吗?”

“九千岁指教!”

“这只猴子是众多贼猴的首领,也就是猴王。我呢,是擒猴先擒王。可这猴王不同一般的猴,它不仅会指挥众猴,而且还会说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