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篇 > > 末栈之怪笔新娘

末栈之怪笔新娘

作者:m.yiwolang.com 发布时间:2018-03-04 14:05:18 浏览数:
  可以说我生活在一个疯狂、刺激的世界里。

  我叫伊一,我是一名酒店的女服务员,其实这名字也是酒店老板给起的,因为我对于三年前的记忆一点也想不起来。我最早的记忆只是停留在三年前我赤身裸体的从这间叫做“末栈”的酒店门口醒来那一刻。

  这间叫做末栈的酒店里面充满了各种奇异、恐怖的事情。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里格外亲切,或者因为这三年来大家都对我很好的缘故吧,当然我也顾不上其它的,我一而再再而三的神经大条打碎种种价值连城物品的时候,当我知道我要在这里打工还债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我可能一辈子也离不开这里了,不过并没什么不喜欢,虽然他们总称我为傻白甜。

  末栈的老板“卢舍”是一个怪咖,当然,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超级怪咖,就包括这里的客人。
  卢舍是一个蜥蜴人,总是自称为一个有内涵有节操的蜥蜴人,还常常自诩为人类的救世主。
  不过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竟然没有害怕,也有可能因为我那时候迷糊而且浑身赤裸的也没顾得上害怕吧。不过他倒是给我一种温暖善良的感觉。


  打碎无数东西,欠了老板一身债的我当然只能身兼多职。一天我穿着一条我喜欢的白色吊带裙子去往前台值班,刚到前台准备简单收拾一下,然后就被两个小孩子模样的人叫住了。

  “伊一姐姐,我们想在大厅这里看动画片,你能帮我们打开电视么,你能不能帮我们调一下么。”
  我一回头,就看到两双可爱的大眼睛正在可怜兮兮的看着我。之所以说是两个小孩子模样的人,就是因为这两个小孩子外表看起来跟十岁出头的小孩没有任何区别,但是他们俩却是已经在这个地球上存活了几个世纪的千年妖童,是很强大的邪恶黑魔法师。

  但善良性感的我还是被他们天真烂漫、可爱无邪的外表所吸引,就拿他们当成小孩子一样。原来今天他们非常想看“神笔马良”这部经典的动画片,我帮他们弄了好久弄好在电视上播放给他们看。怎么样,是不是我也是个能查找资料整理、修理电器、至今未婚的好女孩呢。">  给他们播放好“神笔马良”后,我就开始了去前台工作,但是我发现并没有什么可以干的,客栈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清,基本没什么人进来。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我就复习我前段时间学习的“三字经”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正在我认真背诵的时候,从楼上下来一个人,然后一直在大厅里转来转去。

  他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着:“要不然,把手榴弹扔到天上,然后用飞刀劈成两半,每边都炸死一百人。”

  我抬眼一看,原来是我们“末栈”的一个房客,沈洛。非著名作家、编剧,每天不是宅在房间里写剧本就是在思考剧本。不过至今为止他都没有一部拿得出手的作品,最近他又对抗日神剧很是着迷。不过大家千万不要当着他的面说她是一个没有才华和前途的编辑,否则,夜晚,你会听到他挠墙哭泣的声音。

  她仍然一直嘴里念念有词的转啊转,转的我头都晕了,我就站起来跟他说到“沈洛先生,能不能别转了,您转的我头都晕了”

  话音刚落下,大厅的大门突然开了,一个男人,而且是一个很帅的男人拖着一个行李箱,后面还跟着一位身穿婚纱,并且头部也用头盖盖起来了。">  走路姿势挺拔,身穿复古式西装的男子一进门先是看了一眼那对可爱的双胞胎“小孩”,这对双胞胎也是一直看着这个帅哥。之后帅哥就径直走到了前台。

  还没等我开口,他便是冲我一笑,说到“你好啊,伊一小姐。”

  我并不记得我以前见过他,至少这三年内应该没有吧,所以我很是诧异,“哦?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叫做伊一。”

  他并没有对我的疑问做出回答,而是直接把行李箱往旁边一放,然后说“1316,帮我把行李放上去”

  我带着问问,刚刚接过他的行李箱,突然一个身穿华服的男人跑了进来,然后突然跪下抱住了这个帅哥的腿。

  并且说道:“马优先生,马优先生,求求你,求求你给我一次机会,我跟那些无良画家不一样啊”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男人吓了一跳,我拖着的行李箱不小心撞到了不小心撞到了门框上,然后从里面撒出来很多的纸,我一看,每张纸上全都画着各式各样的画作。

  紧跟着,这个华服男子就跑向了我,我吓得赶紧退到了电梯旁,谁知那男的一脸贪婪的扑在了刚才从行李箱掉出来的画上。

  那个叫做马优的帅哥对这个华服男子的动作嗤之以鼻,他来到电梯口头也不回的说到“拿上这些画,滚吧”

  那贪婪的男子一听这话,刚才还趴在地上,却如听到佛音一般,兴奋的捡起地上的所有画作,跑开了。">  我赶紧醒过神来,带着这个叫做马优的帅哥和他身边的新娘子上了13楼。

  在电梯还未关上的时候我就听到沈洛在大厅里喊道“原来他是知名画家马优啊”

  马优,知名画家,很多人靠着他的一幅画就可以吃一辈子。

  我带着马优二人来到了13楼。因为我很少来没有人的房间,所以带只能带着客人一间一间的找1316,终于走过了1314,我感觉下一坚应该就是了,结果却发现是1318,我再三确认后发现这一层并没有所谓的1316房间。

  我就很是疑惑的对着马优说到“马优先生,没有您说的1316啊,您是不是记错了?我帮您去查一下?”

  同样的,马优并未对我的一问做出回答,只是来到了1314和1318之间,然后他从身上拿出一根画笔,一根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画笔。">  可是,让人吃惊的是,马优拿着这根画笔在墙上慢慢一画,就真的画出了一扇门,上面的房间号真的是1316,我当时就楞在了那里。马优拿着行李带着新娘进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我赶紧跑找到末栈的老板“蜥蜴人”那里去把事情说了一个遍,还强调原本真的没有1316这个房间,结果马优一画就出现了。

  蜥蜴人老板“卢舍”一边摆弄着他房间里的一个巨大的齿轮钟,一边悠闲地说道“关于那个马优啊,他已经预付了我们末栈100年的房费。”

  我十分吃惊,“哦?100年??”">  卢舍老板却仍然很轻松的说“对,他已经是我们末栈超级VVip至尊贵宾,你知道就行了,其余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只要有我在的一天,就绝不允许末栈有任何奇异的事情发生。”

  既然老板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只能点点头了,不过说到奇异,我倒是觉得老板就够奇异的了,一个蜥蜴人啊。。。。

  老板卢舍,看了看我“伊一!!”

  “恩?怎么啦?”我回答道

  老板卢舍把脸凑过来说到“有没有觉得我今天有哪里不同啊”">  我看了半天都没有看出哪里不同,结果他把他那绿色充满鳞片一样的脸,凑的更近了。然后一脸无奈的说到“睫毛,睫毛,是睫毛,新修的睫毛,我可是花了半天时间呢,有没有发现,我眼睛特别的有神。。。。。”

  当时我差点喷了,一条蜥蜴还学人类修睫毛,但我还是忍住了说到“诶,老板,你这么一说还真是的呢”

  老板卢舍一脸扫兴的说到“说出来,你才发现,看来修的不成功啊,真没意思。哦,伊一,用哪个喷一下我的脸,快,感觉快要干脱皮了。”

  我就拿起他经常放在桌子上的一瓶保湿喷雾朝他脸上喷了几下。大概这是对于蜥蜴人来说最好的护肤品了吧。

  在我喷了几下之后,老板瞬间感觉到舒服很多,发出了呻吟一样声音“舒服~~~”

  他舒服完后,就对我说“一会儿啊,你去太二那里看一眼,好几天没有看到他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不是死了,就是又在搞什么稀奇古怪的发明呢,如果他是死了的话,告诉艾尔,晚上加餐庆祝一下”

  “好的,那我走啦”,我就转身出了门,出门前我转身对老板说“老板再见”。可是我刚一转身,不小心碰到了门旁边一个柜子上的一个花瓶,我都来不及扶着,这个瓶子就掉地上摔碎了,我知道我又闯祸了,因为这是我不小心打烂的不知道多少个名贵物品了,我赶紧装作不知情一溜烟的跑掉了。然后我就听到老板房间里一生痛苦“啊,我价值连城的花瓶啊”。">  说实话,有时候我挺怕去找这个太二先生的,哦不,应该说是太乙,不过我老板喜欢戏称他为太二,所以我也跟着这么叫了。这个太乙,他可是一跟我们老板卢舍一样,年龄是个迷,是我们末栈的一位住户,他总说自己致力于推动地球生命体的进化,但是实验屡屡失败。

  我敲了几下房间门没有人应答,我便拿着鸡毛掸子走进了他的房间,他的房间说酷炫吧,有太过于阴暗,说阴暗吧,但里面各种稀奇古怪的发明什么都有。

  我穿梭在各种稀奇古怪的设备当中,太高我得嗓门喊着“太二先生,你在么?”叫了几次没人应答,我就走到了一面黑板架的旁边,准备打扫起来。


  突然,一只插满五颜六色针管的手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吓了一大跳,就大叫了一声“啊~~~~”">  我一转身,就看到一个全身都是各种设备、管子,头戴一个奇怪的帽子和放大眼睛、身穿白大褂的胖子站在那里,没错,他就是太二,哦不,太乙。

  太乙狰狞的冲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嘘~~小声点,有没有人跟踪你”

  我只得摇头

  他继续说到“你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过来,谁派你来的,说?”

  “是卢舍老板”

  “真是卢舍?”

  “真的是卢舍”

  “你来的太是时候了,我刚刚完成了一项惊世发明,只要有了它,人类就可以一劳永逸的解决粮食问题了”说着他拿起了一个长长的透明软管。">
  我倒是真的觉得发这个创意不错,一劳永逸的解决粮食问题,所以我由衷地感叹“太好了呀”


  太乙拿着这个透明的管子继续说到“他叫jastnome管子”
  他后他就比划起来,“它的使用方法是这样的,一头接嘴巴,另外一头接肛门,然后排泄物就会经过管子的净化重新变成食物,一餐顶一生啊~~啊~~~”

  好东西 我就是有些疑惑“谁会用啊?”

  太乙理所当然的回答我“环保主义者啊,毕竟。。。循环再用无污染嘛。”
  然后他把管子递向我,“来一个?”

  我的身体本能的要求我迅速地摇头。。。摇头。。

  太乙撇了撇嘴 啧了一声“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人存在,所以人类在进入21世纪后就止步不前了”">  然后太乙顿了一下,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冲着我问到“话说你是来干嘛的?”

  “哦,我是来看看太二先生的”

  “太乙,太乙,是太乙”

  “好的,太二先生,不过话说回来,之前房间里我好像没见过这颗树啊”我注意到在太的房间里有一颗很奇怪的树,树上挂着几个奇怪的葫芦。

  太乙一脸轻蔑的回答我“前段时间造出来的,用于研究”

  我就走过去摸着一个葫芦“这是什么啊”

  没想到太乙发了疯一样大吼起来“不要动”然后一把把我推开。

  紧跟着他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把枪,指向我,“你果然是冲着他们来的,对不对,CIA、克格勃、还是锦衣卫,我告诉你,我不会把它交给任何人~~~”,突然太乙又来了一个转性,“对不起,我刚才吓到你了是吧,抱歉,实在抱歉,但是不管你是来干嘛的,千万不要碰到那个葫芦知道么?”

  “明白了”

  “对了,打扫完帮我把床单换一下。”">  我终于打扫完,推着换洗的物品在过道里走的时候,突然看到了我们末栈的守护神,是我见过的最能打的两个人,当然,你们也可以说他们是会打架的保安。他们就是小黑和小白,用黑和白来称呼就好了,惩恶扬善是他们的梦想,但也常因分不清是非黑白而抑郁寡欢。

  “黑先生、白小姐,你们好”

  他们两个耳语了一下后,小白来到我的身边,捏了一下我的脸蛋说“伊一今天很可爱,也很性感哦”

  “谢谢黑先生和白小姐的夸奖。”">  我收拾完一切之后,看了下时间见,觉得差不多了,就去厨房推着餐车去给马优先生送餐。
  我推着一车的饭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马优要点这么多吃的,难道画画是个体力活么。

  我推着餐车,发现马优的房门只是虚掩,敲了两下房门也没有人应答。我就推着进来,刚一进门,就看到那个身穿婚纱的女子仍然是裹得严严实实的,坐在餐桌前。

  我跟她问好,新娘也只是跟我点点头。我就觉纳闷了,为什么新娘一直穿着婚纱,盖着头盖,有可能是他们的习俗吧。

  我把饭菜摆好后,说了句打扰了,就准备出去,后来我觉得是不是留着新娘一个人吃饭很无聊呢,我就擅自决定留下来陪她吃饭,完全不是因为我饿了。

  “新娘,你一个人用餐很寂寞吧?”我问了半天她也不回答。

  那我只好继续说“那我就当你答应了哦”">  我就坐了下来,然后开吃,我边吃一边介绍每个菜的营养价值,越说越觉得好吃,慢慢的我发现我把饭菜全吃光了,新娘却没动。

  我就有点不好意思的问新娘,说你是不是不饿啊,如果你不说话我就当你不饿了哦。

  我看闲着无聊,我就说我们来下五子棋吧,我们谁输了就脱衣服,其实这也是因为我实在想看看这新娘的样子。

  没成想新娘答应了。

  “我告诉你哦,我可是五子棋高手,全末栈里,我可是排名第一的哦,谁都赢不了我,五子棋说起来很简单,就是把五颗棋子连成一条线,其实里面有很多技巧的”

  一边下我一边说着,突然一个不经意,没想到新娘居然赢了,。。。当时我就尴尬了。。。不能一上来就脱衣服吧,我的目的可是看到她的庐山真面目啊。
">  好看,楼主不要弃楼啊!">  @dslyls 2018-01-17 11:37:03
  给他们播放好“神笔马良”后,我就开始了去前台工作,但是我发现并没有什么可以干的,客栈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清,基本没什么人进来。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我就复习我前段时间学习的“三字经”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正在我认真背诵的时候,从楼上下来一个人,然后一直在大厅里转来转去。
  他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着:“要不然,把手榴弹扔到天上,然后用飞刀劈成两半,每边都炸死一百人。”
  我......
  -----------------------------
  画风好诡异的感觉......">  我灵机一动,就说“恩,这次你赢了,这句就算是尝试,让你学会怎么玩。下一盘开始我要认真了哦。我们可真要脱衣服了哦”

  一盘,两盘。。。午盘过去了。。。再脱下去我就只能脱内衣了~~~囧啊。。

  而新娘却一件衣服也没拖过。。。。我无奈的只好认输作罢,急忙穿上衣服说不玩了。。。">  我看马优这么久没回来,我就对新娘说,要抓住一个男人的新,先要抓住他的胃口。

  我教你做番茄炒蛋吧。我们两个就去了厨房,我在哪里卖力演示着,没想到还是炒糊了,

  我一回头,正准备说这是反面教材的时候,却发现新娘子已经端着一盘色泽鲜艳、让人垂涎欲滴的番茄炒蛋站在了那里。我还能怎么办,完全败下阵来了。只好默默的收拾厨房了。

  新娘端着番茄炒蛋回了房间。">  新娘走回房间,刚好碰到回来的马优,马油晃动着新娘的身躯,大喊,你去哪了,新娘只是把手里的番茄炒蛋往前一送。马优看到番茄炒蛋,瞬间变得很激动,他立刻关上房门,激动的问道“你做的?”

  新娘没有作答,只是点着头。

  马优立刻端到桌子上然后吃了几口,觉得很美味,就像发了疯一样的大笑了几声,你终于来了,我终于等到你了。

  然后马优跑到新娘的旁边,一挥手先开新娘的头盖,却看到了一张没有任何五官的脸,而且黑气缭绕。

  马优顿时很是愤怒,拿起桌上的台灯,砸向了新娘。。。。">  我收拾完厨房后,休息了一阵,正准备去看看老板那里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刚走到走廊里,那个编剧宅男沈洛跑了出来,把我逼到了墙角,给我来了一个壁咚,我当时那心啊,普通通的乱跳。

  沈洛喘着粗气,一个手指压在了我的嘴唇上,然后小声说“别害怕,我要跟你说个事情啊,我觉得那个马优有问题。”

  我一下子清醒过来,“啊?有问题”">  “对,因为我就住在他们隔壁,他们来的第一晚,我趴在墙边偷听他和新娘恩爱,刚开始还好,都是男女行乐的声音”

  说到这里,沈洛清了清嗓子,有点色眯眯的盯着我,搞得我一阵紧张。然后咽了几口口水,继续说到
  “可是他们男欢女爱,没多久,我就听到了那女人的惨叫,然后听到了剁肉的声音”

  “不会吧,你是不是乱想的”

  “不仅如此呢,而且我之前跟踪马优,他去找了住楼上的那两个小孩,说什么财富物品、身份地位想要什么有什么,可是新娘还是不对,两个小孩子恭喜他心想事成,然后叫他不要贪婪,然后他居然说不可能收手。还有,就在刚才,我听到他房间里他对着他的新娘大吼,然后好像还有打砸的声音。”">  说完,他就拉着我跑向了马优的房间,我们推门进去,发现现场一片凌乱,还有血迹斑斑。

  然后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我们两个一起跑去找老板卢舍。老板卢舍到时不慌不忙的带着我们两个再次回到了马优的房间。

  我们一进门,发现里面十分整洁,并没有我们先前看到的凄惨状况。同样的事里面仍然空无一人。老板卢舍看了一下,顺手拿起桌上的一瓶红酒,然后拿出一根吸管,找了个位子吸了起来,还吸的津津有味儿的。

  然后沈洛开始摆出一副认真的模样:“老板,我觉得这肯定有问题,你一定要相信我和伊一小姐。你想啊,马优,一个知名画家,为什么他一直都不肯在公众面前作画,而偏偏又在末栈租了一间房子,搞他所谓的创作。。。。。”">  沈洛稍作停顿后继续说到,“肯定是因为他的画作全都是新娘代笔替他画的,对,没错,一定是这样。。。怪不得呢,他让新娘蒙着面纱,原来是不想让我们知道啊。新娘帮马优画画赚了很多的钱,而贪心的马优只给了新娘很少的钱,于是新娘不干,就找马优要钱,马优不但不给,还把新娘杀了,然后还分尸,可惜百密一疏啊,就在他处理尸体的时候,却被我和伊一小姐发现了,然后他趁着我和伊一找老板的空档,带着尸体逃跑了,对,没错,一定是这样。。”

  就在沈洛沉浸在他的想象疯狂发表着他的想法的时候,马优带着一位新娘走了进来。

  马优走到写字台前,表情很是不悦。

  “你们这么多人,在我房间里做什么啊。”">  我有些不知所错的沉默着,沈洛更是紧张,当然,老板卢舍也是沉默的,因为他从始至终都在用吸管和红酒。


  马优继续严厉的语气说道“卢舍,我不记得你的店,这么没有规矩啊~!”">  末栈是系列吗?">  荒诞又带点恐怖,楼主自成一派的风格,我喜欢!">  改编的不错。">  我有些不知所错的沉默着,沈洛更是紧张,当然,老板卢舍也是沉默的,因为他从始至终都在用吸管和红酒。


  马优继续严厉的语气说道“卢舍,我不记得你的店,这么没有规矩啊~!”

  沈洛的尴尬和不好意思全都写到了脸上,“那~~既然你们回来了,我,我先走了,我是看到屋里没有人,,所。。。你们懂得。。。”

  说完他就一溜烟的跑掉了。

  这时候老板卢舍,慢慢的把吸管从红酒瓶里拿出来,还特意用舌尖把吸管另一头要滴出来的红酒舔干净。这画面。。。。。">  然后他把吸管藏在了内衣的口袋里,慢悠悠的站了起来,“伊一,我们走。哦对了,这个酒不错,好啦,我们走,不要打扰马优先生创作”


  经历这么多头痛的事情,我决定什么也不管去睡觉了,我刚一进卧室,就看到我的室友,末栈的另一名服务员也是准备进入他的“床”。说是床,其实就是一个棺材。因为我这个室友,虽然看起来和正常人差不多,但是仔细看会发现,身上有很多缝合的痕迹。而且全身皮肤特别的白。">  她的名字叫做艾尔,艾尔,她其实是一个手工缝制的玩偶人,被赋予了灵魂,但是很多时候对于人类的感情和人情世故不是很懂,她最大的特色就是身材火辣,性格豪放,直言快语。尤其是身材火辣,我是自愧不如,我顶多算是有点小性感,艾尔那可是双乳傲人啊,一般的衣服都包不住。搞得我有些小嫉妒和常常想摸一下。

  因为她不是正常人类或者是一个被赋予灵魂的死人,所以她就睡在棺材里。而我就和她同一个屋子,当然我睡的是一张大床。

  经过一晚的休息,一睁眼,我发现我起晚了,急忙洗漱去到前台,发现老板卢舍正在接待两个来入住的客人,一男一女。">  女的身材瘦小,穿着齐P小短裙,手挽着一个很胖的、肥头大耳的男人,男人挂着一个估计有半斤的金链子,时不时的擦着汗。

  女人一进门就扭捏起来,“哎呀,你怎么就带我来这种地方啊,我要去国际五星级大酒店

  胖乎乎的男人继续擦着汗,一脸不耐烦“去那些地方,让他们好追查一些,好知道咱么两个再一起么?”
  。。。。。。。">  二人走到了柜台前,没有人,就叫了两声,没想到篮板卢舍一下子从柜台下面钻了出来,那张蜥蜴的脸吓了他们一跳。

  “别紧张,别害怕,这只是一张绿色的面具。”

  帮男人一听说是面具,就放下心来,要用手去摸一下。

  “不能摸,你要是摸到我耳朵可不好,耳朵可是很敏感的地方。”卢舍不好意思的说道">  胖男人拿出一张黑色信用卡“给我来一张你这里最好的房间”

  老板卢舍眼睛一亮“一看二位就是非常尊贵的贵宾,欢迎来到我们超级五星,超级豪华,非常舒适,无与伦比舒适的豪华主题酒店末栈。我们酒店将竭诚为您服务,我们的服务有。。。。。。”

  胖男人有点不耐烦了“行行行,别废话了,赶紧开房”

  “好,那就给二人开个豪华海景套房吧”">  老板给他们开好房后,看到了正在楼上下来的我,就叫我把他们带到房间去了。

  那瘦小的齐P小短裙女孩一看到房间就郁闷了,“这哪是什么海景房啊,房里放一个鱼缸,墙上画上蓝色画几条鲨鱼就是海景房啊”

  我刚准备接话,那胖男人就说到“行了凑活吧,赶紧干,舒服起来谁管他是什么房。”

  之后我就走下了楼,就这样一间破“海景房”老板居然收人家一万八千八,我都觉得坑。

  我回到了前台,问老板,艾尔去哪了,老板告诉我他指派艾尔去打扫太乙的那个充满不成功发明品的房间去了。">  。。。。海景套房里。。。。瘦弱的女人慢慢的脱去身上仅有的一件衣服,边脱还发出哦啊的声音,然后慢慢的泡在了浴缸里。

  “哎呀,亲爱的,你赶紧脱衣服过来和我一起洗澡啊,人家要按摩”

  “哎呀,我在想啊,东窗事发不一定是件坏事请啊,这刚盖好的学校塌了,我作为开发商多多少少要付一些责任的啊,不过学校塌了也许是老天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不过啊,原来这硬纸壳板真的不能当成楼板用啊,哎,其实我不应该招人杀了包工头灭口的。。。。。”

  “哎呀,亲爱的,你太善良了,砸死那么多孩子,你也是不想得嘛,快来嘛,你先管管我吧”

  胖男人看了看正在浴缸里搔首弄姿的女子,舔了舔舌头,就开始慢慢的脱去衣服,向浴缸走近。。。。。">  太乙的房间里,艾尔正在打扫,突然间,房间路葫芦树上的葫芦有一个掉到了地上,紧跟着一阵烟雾,从里面出来一个身材高大,满身肌肉,头顶葫芦的大汉。

  一出来就凶神恶煞的走向艾尔,艾尔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个大汉。。。

  正当这个时候,太乙走了进来,一看到一个没见过的人就大喊“什么人”

  肌肉大汉看到太乙,不知道为什么就大喊着跑了出去。。">  太乙一脸错愕“这是什么玩意?”

  他走向艾尔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事,突然看到地上有一个破碎的葫芦,然后他立刻望向“葫芦树”,发现上面少了一个葫芦,他又望向地上的碎葫芦。

  又惊又喜的说到“葫芦娃,孵化啦?!!!!!!!”">  。。。
  就在胖胖的大款男和那个女孩正要亲热的时候,突然一阵秘籍的砸门声音,
  胖男人不耐烦的说了句“妈的,谁那么讨厌”
  然后走过去开门。

  刚一开门就看到一个满身肌肉、头顶葫芦的,肌肉版葫芦娃。。。

  肌肉葫芦娃一开门就怒目而视,满面狰狞的大喊“妖精,!妖精~~”

  然后一把就撕烂了胖男人,并且冲进房间把赤身裸体的女人也一并杀了。">  。。。。。
  太乙看到地上的葫芦后,绝不可能会引起混乱,然后他就去卢舍,刚好在走廊里碰到了卢舍。

  太乙立刻一脸谄媚的看向卢舍“卢舍老板,你今天容光焕发啊”

  “你是不是闯祸了,不然你没事怕我马屁做什么”

  “绝对没有闯祸,我啊,只不过是想让你暂时封闭整个末栈一小段时间”

  “我说太二,你那里该不会又跑出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了吧”

  “怎么会呢,绝对不会有。。。。。。”">  他们两个边说边走,正巧走过海景套房,刚走过,然后又往回退了两步,因为他们的余光注意到海景套房的们是开着的,里面隐约有着凌乱的现场。。血迹。。。

  等他们退回门口一看,果然里面两位客人全都死了,而且死法十分凄惨,面目全非,五脏六腑都出来了。。。

  卢舍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太乙那里出了什么问题。">  卢舍瞬间掐住太乙的脖子“我就知道,肯定又是你的破发明,你说你不交房租也就算了,还总是搞这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来祸害我的末栈~~~”

  卢舍一边掐着太乙的脖子 一边晃悠,还一边咒骂。太乙一边说不是一边在尽力挣脱,二人十分搞笑滑稽。

  肌肉版葫芦娃,从海景房里杀了人后,继续在走廊里奔跑着,突然碰到了,着装一黑一白的两个男女,他们就是末栈的守护者,小黑小白。

  小黑小白不知道那里出来这个一个奇怪的东西,肌肉葫芦娃也从小黑小白身上感到了杀气。">  三人一见面,话不多说就打了起来,小黑小白一人一脚踹在了肌肉葫芦娃的胸上,没想到肌肉葫芦娃不单完全没反应,反而更怒了,两只手分别抓住他们的脚脖子然后把他们甩了出去。

  显然小黑小白一开始是轻敌了,毕竟可能这个世界上比他们俩联手作战还要强的人是少之又少的。

  二人认真了起来,可是没想到肌肉葫芦娃一个突然转身就跑向了另外一边,这时候卢舍和太乙也看到了小黑小白,然后几人赶紧走到一起,追着肌肉葫芦娃的逃跑方向而去。

  突然,肌肉葫芦娃看到了迎面走来的我和艾尔,加快了速度,后面跟着的太乙大喊了一声“不好”。">  然后我看到肌肉葫芦娃这么一个东西,我也吓了一跳。

  我想,我不会死在这么一个奇葩的物种手里吧。

  卢舍和太乙等人也是十分紧张,可是想要阻止也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这紧要关头,肌肉葫芦娃,突然就冲到了我们的面前,准确的说是艾尔的面前,然后往地上一坐,并且抱住了艾尔的大腿。

  并且整个脸在艾尔的腿上蹭来蹭去,样子特别的猥琐。

  然后还滑稽的不断叫着“爷爷,爷爷,爷爷~~~~~~”">  卢舍老板等人也走到旁边,都非常吃惊,众人把他们拖回太乙的实验室,刚一到实验室,肌肉葫芦娃,又抱着艾尔的大腿不断的叫着爷爷。

  这时候编剧沈洛也赶了过来,看到这一幕他走到了,葫芦娃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能不能放开这双腿让我抱一会而。。。。”

  肌肉葫芦娃愤怒的转头瞪了一眼沈洛,沈洛吓得立刻退到一旁去了。">  小黑小白见没什么事情,他们便走了。

  太乙感叹道“你看,这葫芦娃战斗力多强大,居然要小黑小白练手都不一定能够压制住,这是多么厉害的人形兵器啊,这要是弄出几百个来,那世界可就和平了,只是可能设定上有些错误,他把一出生见到的第一个人,当成了自己的爷爷。”

  自此以后,无论艾尔做什么,肌肉葫芦娃都跟着他,艾尔在前台值班,他就一直跟着,而且他还特别不爱穿上衣,下身夜用葫芦树叶盖着。。。一出生就那样,时不时的动动他的胸大肌。">  有一次,一个个人进店想要住店,刚好是艾尔值班,那个人就问房费多少钱

  艾尔冷冷的回答“标间七百”

  那客人看了看身材傲人的艾尔后说道“我给你七万零七百,七百是房费,睡房,七万是你,睡你。。。”然后猥琐的一笑。

  这一幕被肌肉葫芦娃看到了,直接把这位客人像拎小鸡一样拎起来了,然后直接扔出了酒店大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最尴尬的事,因为我和艾尔睡一间房,可是每天晚上,这肌肉葫芦娃也跟着艾尔睡,可艾尔一睡觉就把棺材盖上了,不闻不问了。

  肌肉葫芦娃就趴在棺材上护着棺材旁边。你们想,这大半夜的,一个接近于赤裸的肌肉男一直躺在我屋自理算怎么回事啊,所以我基本上天天睡觉都提心吊胆的。。不过还好的是,貌似这个肌肉葫芦娃对女人没什么兴趣或者性趣,他唯一只关心的就是他的“爷爷”">  大家帮忙顶起,支持一下末栈 怪笔新娘~~~">  各位早上好,初雪的北京早上好,我知道很多人没看到雪">  过了好几天相安无事的生活厚,有一天我在打扫沈洛的房间,沈洛心事重重的对我说
  “好久没有见到知名画家马优了啊,不知道他在房间里做什么呢”
  “我想是在创作吧”
  “你想不想知道新娘到底长什么样子?”
  我内心也是很想的,但我也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所以我就犹豫了一下。">  多谢关注【抢红包】">  dslyls 抢到了dslyls 的红包,价值1.64个天涯贝【抢红包】">  沈洛一看我犹豫,就立刻说道“我知道你也想看,等一下我观察一下,如果马优出房门,我们就立刻进去一探究竟”

  “这样不好吧?”

  “这有什么不好,你忘了上次,我可是见过马优杀人的,万一他在做什么非法勾当呢?!就这么决定了”">  追命先生胡贰 抢到了dslyls 的红包,价值0.61个天涯贝【抢红包】">  我没有理他,只是继续打扫着房间,突然沈洛从门边跑过来,小声说道“我观察到马优出门了,快跟我来”

  说完拉着我就走,说实话,虽然我不是很想去,但其实我内心也想知道新娘的样子。


  我和沈洛进到了马优的房间,没有看到新娘,我们俩就四处转转,突然,新娘不知道突然从哪里爬了出来,突然从后面拍了我一下,把我吓了一跳。

  我转身后,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突然掀开新娘的面纱,然后我居然看到了一张没有五官的脸,而且还有黑气萦绕。">  当我揭开盖头的那一刹那,无面新娘不知怎么发出了奇怪的声音,我却突然从这声音中感到了悲伤、痛苦与无奈。

  就这这时候,沈洛以为我有危险,奋不顾身的抱住无面新娘,然后大喊“伊一,你快走,我来拖住它”

  新娘被沈洛一抱,越发的疯狂,奋力挣扎、挣脱着。。。
">  我知道沈洛是为了我好,但我也能感觉到,新娘并没有恶意,相反,她应该还想诉说什么。。

  我冲着沈洛焦急的叫道“沈洛先生,你放开她,他没有恶意”

  可是沈洛并没有听进我的话,也可能是太专注于和新娘的缠斗而没有听见。

  就在这愈发混乱的时候,马优走了进来,然后他拿出一只看似普通却又感觉那里很奇怪的画笔,在新娘身上大笔一挥,新娘就伴随着一阵凄惨的叫声化作了一堆纸屑,飞午在空中。

  看到这一幕,我和沈洛都是十分的懵逼。">  我和沈洛赶紧跑去知道情况不妙,赶紧跑去找老板。

  到了老板房间里,看到老板和那对双胞胎在斗地主。。。艾尔正在一旁学习,说是学习,其实就是给他们斟茶倒水。

  我看到我和沈洛穿着大气跑进来,一脸不耐烦的“你俩可别烦我了,前两天处理那胖子和那小骚女的尸体就够累的,好不容易找两个牌友玩一下,放松放松。。。。”

  沈洛一脸焦急,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我们刚刚经历的事情说了一遍">  老板继续自顾自的玩牌“王炸。。。。。哈哈 我赢了”

  然后卢舍叹了叹气,对着双胞胎两兄弟说到“是你们说,还是我说”

  两个小孩一脸无邪的看着卢舍“当然是你说,你是老板,我们只是房客”">  “我是老板,可是事情的始作俑者可是你俩啊,哎。好吧,我就说说吧,伊一、沈洛先生,你们先坐,其实啊你们看到的新娘,还有之前你们怀疑马优杀了新娘,其实这些新娘都是马优用画笔画出来的。他们并不是人类。马优在民国时期,就已经是知名画家了,只可惜刚跟他结婚没多久的老婆得了绝症,去世了。马优痛不欲生,后来,机缘巧合,马优来到了末栈,他遇见了这两个小屁孩双胞胎,他们两个见马优这么痛苦,就送了一支怪笔给马优,这怪笔很是神奇,只要你想,他画的东西都可以变成现实。条件是他的年龄永远会停留在他得到画笔的那一天,然后渐渐的他会失去七情六欲的所有感觉、感情、酸甜苦辣,等等。”">  卢舍摇了摇头,喝了一口水,继续说到“可是,这马优也是够深情的,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忘记他的老婆,他把他的过去忘得差不多了,无论是人还是事情,只有他老婆一直没有忘记,他甚至已经快丧失快乐等感情了。但是他仍然记得他老婆穿婚纱的样子,但是他无论怎么画,也无法完美画出他老婆,她的脸总是画不好,所以你们揭开面纱他是没有脸并且黑气缭绕。马优陷入的太深,没准他现在已经花的不是老婆了,而是一种执念,他拥有了一切,金钱权利地位,就是没有那个老婆,所以他就越想得到,反而得不到。”">
  这时候双胞胎无辜的说“我们劝过他适可而止,可惜他不肯听”

  我突然还是挺同情马优的,但是我还是觉得马优做得不对“那马优也不能随便就杀了新娘吧”

  沈洛也附和着说道“对,即使是造物主也不能随便就杀人”

  卢舍也只是叹气。">  当天夜里,我怎么都是睡不着,我决定不睡了去找马优。

  进到了马优房间。我还没说话,马优就质问着我“我不是让你们别打扰我么”

  “马友先生,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有些话想对你说,我保证,说完之后不再见您”">  我见马优没有做声,只是对着画板。我就继续说道“伊一请求马友先生听我说完,马友先生,其实我最近才开始做人,之前的记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见了,可是我很开心,因为老板、艾尔、沈洛等等人对我都很好,如果他们不见了,我也会很伤心,所以我很理解马友先生的痛苦”

  “没人能明白!”马优大声咆哮了一句,这时候外面也电闪雷鸣起来。">  “可是你画的那些新娘,无论怎么样,在她们心里,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相信的人就只有马优先生你啊,也许她们像我一样不懂事,也许她们不是您所期望的那个人,但是他们都是希望您能够幸福啊,而,马优先生,您,却,杀死了,她们!马友先生难道你现在还不明白吗?就算他们不是你所期望的那个人,可是他们都是爱你的啊!!”

  伴随着外面电闪雷鸣的声音马优歇斯底里的冲我吼着“滚~~~~~~~”

  “求求你了马友先生,停手吧,别再伤害爱你的人~~~~~”">  说完这些我瞬间觉得心里痛快了,浑身舒爽,然后回去睡觉了。

  就在我们谈话的时候,卢舍居然还有心和双胞胎下棋,卢舍一步将军,就要赢了,这时候,双胞胎兄弟突然说要悔棋。。

  卢舍笑了笑“悔棋?有趣的说法,在任何棋类游戏里面悔棋都是被禁止的,知道为什么么?”">  说到这里,卢舍突然变身,从蜥蜴人变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学富五车末央的中年男子,然后他继续说道“因为,从死棋的那一刻起,游戏已经结束了,终结之物,从常理上来讲,它绝对不会再复生了,然而,总有那么一部分人,执拗的停留在死棋的那一瞬间,他们觉得不应该是这样,还有别的可能性,一切不能避免,就比如马友先生,拒绝承认老婆离去的事实,渴望用画笔将逝去的爱人带回人间,这不就是,一种悔棋么。死棋了可以悔棋,意味着,之前从第一步开始的每一步的意义都将不存在了,这个游戏的价值也将被抹消了,所有的趣味性,对抗性,竞争性,刺激性,支撑玩家的玩这个游戏的一切根基都将会崩塌,这就是为什么调了金山游侠,暗黑破坏神就不在好玩的原因。”">  两个双胞胎皱了皱眉“你举得例子太过时了吧!”

  “那就说一些新一点的例子,你们知道的例子,比如~~~一只可以作弊的画笔~~~~”

  两个双胞胎一脸尴尬“我们可是一番好意”

  “别误会,我不是要指责谁,你们给我带来了一个预付一百年房费的租客,我感谢还来不及,只是把悔棋可能性提供出来的家伙,实实在在,的的确确可以称之为恶魔啊。”

  “我们本来就是恶魔啊”双胞胎一脸诙谐的说到。

  然后他们看了一会卢舍问到“你为什么突然变成这么帅的?”

  “身为一个酒店的管理者,我当然要注重仪表了!”">  这个时候的马优,静静地面对着画板发呆,偶尔抱头做出狰狞的痛苦状态,偶尔又呆呆的看着画板,这样反复很多次之后,突然他狰狞着站了起来,拿起那跟怪笔疯狂的在画板上画着新娘,画一张撕一张,画一张,撕一张。

  她扔在地上没有撕坏的画纸上的新娘慢慢的全都变成了狰狞的真人,穿着婚纱,盖着盖头,只不过他们有些歇斯底里,都想破坏。这些新娘越来越多,几个,十几个,几十个。。。。

  马优还在疯狂的画着,他似乎已经癫狂了,似乎走火入魔了。">  新娘越来越多,这些新娘也好想受到马优情绪的传染,他们似乎也发了风一样,冲出们去,成百上千的新娘跑向末栈的各个角落,见人就要攻击。


  太二正在他房间里继续沉浸在他的环保循环管子当中,突然一大群新娘冲了进来,吓得他赶紧躲在角落的一张桌子下面。。。。

  黑先生白小姐刚回到酒店房间就被一大群新娘团团围住,双方发生了激烈的战斗。">  沈洛正在用心编辑他只写了一个字的剧本,突然一大群新娘冲了进去,把他逼到了桌子上。

  艾尔,正在前台值班,也有一大群新娘冲了过来,但就在危急时刻,肌肉葫芦娃冲了出来大战僵尸,十分激烈,连他身上仅有的一点衣服也被撕得粉碎,而它也打的很多新娘落花流水,新娘看他杀死了同伴,本能的越来越愤怒,越来越多,毕竟双拳难敌四手。。。。。">  同样有更多的新娘冲向了我,而我只能蜷缩在床头,身上的衣服几乎快被她们扒光了。。。。。。。


  老板那里可能是因为房间大的缘故,跑过去了更多的新娘,可是老板大手一挥,他们面前就多了一面绿色的屏障,任凭新娘怎么敲打都进不了身,两个双胞胎也是和老板坐在一起,想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dslyls 2018-01-25 15:57:05
  同样有更多的新娘冲向了我,而我只能蜷缩在床头,身上的衣服几乎快被她们扒光了。。。。。。。
  老板那里可能是因为房间大的缘故,跑过去了更多的新娘,可是老板大手一挥,他们面前就多了一面绿色的屏障,任凭新娘怎么敲打都进不了身,两个双胞胎也是和老板坐在一起,想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
  打错字了 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马优还在继续疯狂的画着,只不过,渐渐地,他通红的双眼里面好想多了滴眼泪,慢慢的这眼泪低了下来,随着眼泪的落地,那支神奇的怪笔也摔在了地上,巧不巧的摔成了两半,然后马优的屋子里面瞬间飞满了各种纸屑。。。。。


  正在被新娘各种攻击的我们狼狈不堪,但突然间新娘们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在大家除了一些皮外伤,没有什么大碍,当然有一个人例外,哦不,不是人,他就是肌肉葫芦娃。

  由于它保护艾尔心切,拼命的和源源不断的新娘厮打,不懂得防守,所以精疲力竭,奄奄一息了,艾尔慢慢的走到地上,抱起躺在地上的肌肉葫芦娃,由于艾尔对于人类感情很是欠缺,所以只是呆呆的看着肌肉葫芦娃。">  艾尔想了想。。。。然后说了句“我不是爷爷”。。。

  肌肉葫芦娃,虽然是听到这句话,但仍然微笑着闭上了双眼。。。

  就在肌肉葫芦娃死去的那一刻,艾尔眼里流出了血色的眼泪。。。。">
  我们所有人看戏你那个没有,然后都汇集到了老板的房间,老板庐舍又变回来蜥蜴人,然后带着我们来到了马优的房间,我们到房间里,看到的是一地的纸屑,有一副巨大的画作,上面一个新娘背对着我们,她的手拉着另外一个人,这个人正是马优,马优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他们站在一片大草原上。。。。。

  双胞胎走过去捡起地上摔成两半的画笔,然后交给了庐舍,庐舍一脸严肃的对这两个双胞胎说,“要不是看在几千年的交情,我肯定要责罚你们,成人世界可不是你们想得那么单纯,人们都是欲望的生物,无底洞啊~~~”">  (全剧终)~~~~~">  这个故事很有深意啊 同款电影正在优酷热映 和楼主的小说一样精彩">  上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