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篇 > > 夜闯猛鬼山坟_短篇鬼故事

夜闯猛鬼山坟_短篇鬼故事

作者:鬼故事 发布时间:2018-03-10 13:56:28 浏览数:

窗外风好大呼呼呼的吹着,尹倪和赵宇凡两个人围着一张小桌子正在玩德州扑克,地上都是他们扔的瓜子壳和香蕉皮。尹倪扔掉手上的牌抱怨道:“就我们两个人好无聊噢,不如玩点别的吧。”
赵宇凡当然也觉得两个人打扑克确实很没意思,问道:“那咱们玩什么?外面风这么大也不能出去。”
两人坐在牌桌前苦思了半天,赵宇凡支支吾吾的从嘴里说了几个字:“不如咱们去后山那个坟地看看?”
“去坟地?你小子有没有搞错,那片可有不少乱葬岗!”
赵宇凡的话刚一说出口就被尹倪给回绝了,面对眼前已经被吃完的零食,赵宇凡说道:“去那看看,没准还能摸到几瓶好酒”
赵宇凡说的好酒,其实就是坟地前祭奠的物品,那边虽然比较阴森恐怖,但每年清明节都会有人去那里祭祀。
尹倪一听能摸到好酒,仔细想想也不亏,反正有人陪着管它三七二十的。于是两人商量一番后,每人拿上一把手电和防身匕首后就向后山坟地走去。
刚开始的时候,路上还有路灯照着,越往前走人烟越稀少,没有了路灯四周黑漆漆的,两人打着手电你说我笑的走着。
“听说那边闹鬼,咱们真的要去?”
虽然有美酒的诱惑,但尹倪心里还是十分胆怯,有点想打退堂鼓的意思,面对赵宇凡的安慰,只好两人结伴向后山深处走去。
要进入坟场必须要经过一个路口,以前政府为了防止有人盗墓,安排过人在路口巡逻,一般都是一个老头在夜里值守。但是自从那个值守的老头因病死后,就再也没见过有人还在这里巡逻,有传言称,这个坟场太偏僻,孤魂野鬼比较多,出再高的价钱,都没有人愿意来这个鬼地方。
尹倪和赵宇凡两人拿着手电来到了这个路口,起初尹倪有点不想进去,但身旁的赵宇凡不断怂恿他,说找到好酒都归他。尹倪这才有些不情愿的跟着孙江走了进去。
刚一走进坟场,一股凉风吹了过来,两人忽然觉得有些冷,看到周围松松散散的树木和一些荒废很久的野草,赵宇凡也有点后悔来这儿,不过为了面子,只能硬着头皮向前走着。

“你说这个地方还会有人来上贡品?”
尹倪打着手电警觉的看着四周,生怕会有什么东西向他们扑过来。赵宇凡的胆子比尹倪的要大一些,一路上一直走在最前头,说道:“你小子胆子怎么这么小。你看这个地方多清净优雅,你小子就当是来郊游不就行了。”
“郊游,你有没有搞错,大半夜的就咱两个人在这阴森森的地方郊游?”
就在这个时候,天上刚才还十分明亮的月亮,突然之间被乌云给遮住了。四周时不时的传来夜莺的叫声。
“哎呀…
只听扑通一声,尹倪脚下一不留神被草给缠住了脚,硬生生的趴在了地上。赵宇凡一看尹倪这般德行,忍不住笑道:”刚到坟地,你就给这儿的鬼行大礼了?“
尹倪揉了揉腿,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骂道:”你大爷的,白天不讲人,晚上不提鬼。万一把鬼招来了,咱俩都得死。“
赵宇凡上前扶了下尹倪,笑道:”还说我呢,你算一算刚才你说了多少句鬼?
“咳 …
一声咳嗽声从坟地深处传来,赵宇凡和尹倪立刻停止了斗嘴,从小胆子就小的尹倪一把搂住赵宇凡的腰,整个人躲在在了赵宇凡身后,问道:”你有没有听到咳嗽声?“
赵宇凡也被这突入起来的咳嗽声给吓了一跳,但他仔细一想,这片郊区树木比较茂盛,没准是哪个野生动物,比如小兔子或者狐狸之类的叫声,安慰道:”听到了,不过咱们两个人怕什么,咱们手里有手电,鬼都害怕灯光。“

经过刘的一番安慰,尹倪才胆怯的从赵宇凡身后出来,向坟地深处看了一下,漆黑两个打着手电往前一照,除了时不时能看到几个没立碑的坟头,根本没有一人。
”还要不要继续往前走?“
尹倪一边问道一边做好继续前行的准备,因为他了解赵宇凡这个人,从来不会在别人面前露出自己懦弱的一面。
果然,赵宇凡一跺脚一咬牙,给自己壮了壮胆子,说道:”谁不敢走谁是孙子。“
于是两人打着手电向坟地更深处走了去…
终于到了坟地的密集地,由于这里长期没人管理,坟地的荒草已经长了一人多高,两人踩着草丛发出嗤嗤的响声。
阴风阵阵,刚一走进坟地深处,赵宇凡和尹倪就发现了好多战利品,清明节刚过去没多久,这里的祭品真不少,基本上每个坟头前都有水果点心之类的,时不时还能看到几瓶子酒,就摆在坟头前面。
这下可把尹倪可高兴坏了,也忘了周围带来的恐惧感,连忙拿出准备好的布袋子把每个坟头的祭品都装了进去。
这时,赵宇凡的袋子已经装了不少的好东西,但这些似乎满足不了他们,于是赵宇凡说道:”这样吧,你看着袋子快满了,我先把东西送回去,然后再回来。“
尹倪一听可不干了,把自己一个人扔在这荒郊野岭的坟地中,就算没鬼也会被吓死的,连忙摇头说道:”我可不敢一个人呆在这鬼地方,要走一起走,反正咱俩今晚有的是时间。“
赵宇凡背着袋子仔细一想,这样也好,来回两人还能互相结伴同行,他们便又返回去了一次。
再次来到坟地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这时的夜色似乎更加黑暗,微弱的手电灯光提示着他们电量已经不足。
”这块祭品已经被咱俩收拾的差不多了,就剩前边那最后一块了“
尹倪说的眼前最后一块坟地,那是活人的禁区,传闻那块坟地是个乱葬岗,民国时期不少日本鬼子的尸首都被扔在那里,后来被几个放羊的老头给埋了。
赵宇凡盘算着,要是能去那块坟地抛开那些死人的尸体,没准还能摸到几件洋东西,比如银元手枪之类的。
尹倪这次说啥也不干了,说道:”你小子魔怔了吧,要是有好动西早被那几个放羊的老头给摸了去,还轮得到咱们?“
赵宇凡似乎有些了解那个地方,跟尹倪比划道:”你懂什么,我听我太爷爷说过,埋那些鬼子尸体时,我太爷爷也在场。因为那些放羊老头怕晦气,没敢动尸体上的东西。咱俩要是去肯定能摸到“
赵宇凡这么一说,尹倪仔细一琢磨,说的有点道理,要是能摸到几件宝贝哪怕一块银元,也比这些吃的要赚的多。
两人这么一合计,便提着口袋向那片更深处的禁区走去。
月高风黑,凉风吹着树上的叶子,那种沙沙的声音似乎让人听了很不舒服,仿佛是周围有很多双眼睛在嘲笑着自己。
尹倪提着布袋紧紧的跟在赵宇凡的身后,很快两人便来到了这块坟地最深处”禁区“。
微弱的灯光打在一块块凹凸不平的野地上,一片片泛黄的野草鼓鼓的,赵宇凡停住了脚步,调整了一下呼吸,对尹倪说道:”就是这里了,你看这土面凹地不平,应该下面埋的就是日本人“
说干就干,尹倪也不含糊,蹲在地上就开始用手刨,赵宇凡从背后的口袋里拿出早准备好的铁锹递给尹倪一把。
”原来你小子早就想要刨这里的宝贝,家伙都带齐了“
尹倪接过铁锹嘟囔了一句,跟随赵宇凡快刨了起来。
不一会两人就刨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坑,尹倪跳进坑里不断的往外扔土,但坑是越刨越深了,别说宝贝了,连具死尸的影子没有。”
赵宇凡也跳到坑里,有抓起一小块土放在鼻子前闻了闻,说道:“这土里有腐臭味,我敢肯定下边肯定有死尸和宝贝”
说罢,两人又卖力的刨了起来。
“咳 …
这时,一声咳嗽声又在尹倪和赵宇凡的耳旁响起,这次他们两人听的真真的,并不是什么小动物发出的声音,而是一个老头的咳嗽声。

”有鬼…
尹倪一把扔下手中的铁锹,连忙抓起尹倪的胳膊,躲在身后说道:“我这次真的听到有个老头咳嗽。”
赵宇凡连忙拿起铁锹对着四周摆好了打架的姿势,说道:“我也听到了,不过咱们手里有家伙,不管是人是鬼,只要敢来就揍它”
突然,一个身影伴随着咳嗽声从坟头慢慢向这边靠了过来。
“谁,别过来…
赵宇凡拿着铁锹示意那个黑影不要过来、尹倪也连忙捡起地上的铁锹紧紧的躲在赵宇凡的身后。
等这个黑影走近视,赵宇凡和尹倪才隐隐约约的看到,眼前这个黑影是一个弯着腰的有些驼背的老头
老头那干瘪的手上拿着一杆大烟枪,嘴上白白的长胡子,让人看着瘆的慌。
”你还想害人吗“
老头一边抽着大烟枪,一边对站在最前面的赵宇凡说道。
这时,赵宇凡放下了手上的铁锹,似乎有些惧怕眼前的这个老头,脸上充满了怨言:”你不要多管闲事。“
老头拿着烟枪在树上磕了一下,笑眯眯的说道:”在这里,我绝对不允许你害人。再不走我就收了你“
老头刚说完这话,便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袋,只见黄色的小布袋里装了一面镜子,尹倪刚要上前说什么,只见赵宇凡一跳就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眼前只剩下那个驼背的老头和正站在坑里的尹倪,在这种情景之下,老头又把手中的镜子放回了小布袋里,对坑里的尹倪说道:”傻孩子,还不快上来,想挖个坑把自己活埋了?“
尹倪哪敢上来,眼前的这个老头满头白发,再加上那一脸的皱纹,让人看着就害怕,连忙摇头道:”我不上去,你是鬼!“
只见老头把小布袋装进了怀里,接着对尹倪说道:”小伙子你见过鬼吗?你敢和鬼在这玩挖坑游戏,还怕我这糟老头子?“
尹倪一听,这老头话中有话,敢和鬼玩挖坑游戏?刚才我只和赵宇凡在挖坑。那么那个鬼是赵宇凡?不可能,我和赵宇凡从小玩到大。他怎么会是鬼。
老头可能看出了尹倪的疑虑,于是说道:”你跟我来,让你看样东西就明白了。“
尹倪也不知怎么的,突然有点信任眼前的这个老头,于是便跟着老头来到了一处坟头前。虽然眼前的这个坟头不大,但比别的坟地多了一样东西,那就是墓碑…
墓碑上的名字和碑上贴的一张黑白照,让尹倪到吸了口凉气… 赵宇凡…
”你那个朋友已经死了两年多了,它让你半夜在这儿挖坑,那是要活埋了你啊!“
说完老头给了尹倪一张符,并示意他赶快回家,以后晚上千万别来这个鬼地方了。很邪门的。
当尹倪问眼前的这个老头究竟是什么人时,老头把身上黑色的老式中山装脱了下来,只见里边露出一身好像电影里道士穿的黄色道袍。
老头自称家里祖辈都是算命先生,因为他哥哥以前在这个坟地做值守人,后因病去世。为了防止这儿的孤魂野鬼跑出去害人,便代替哥哥在这块坟地做了一名新的值守人。
回到家中的尹倪,仔细想了想,难怪自从打工回来后,赵宇凡的父母都搬走了,老家只剩赵宇凡一个人,而且他白天从来都不肯出门的,只有在晚上的时候,才会和自己出去。尤其喜欢去最喜欢偏僻的地方…